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动态 > 本市要闻 > 正文
三问如何破解快递员流失“潮汐”现象

发布日期:2018-02-14 09:27:40   作者:陈宁  来源: 劳动报

  临近春节,快递的派送速度明显慢下来,快件延迟的背后是快递员年底集中大规模离职潮的到来。劳动报记者调查发现,虽然各大快递公司明显提高了各种奖励措施,但依旧难挡离职潮,有网点离职比例已达近五成。快递作为服务业内近年来用工规模增长最快的工种,其员工流动率也高,人来人去如潮汐般涌动。在业内看来,年底快递员集中离职,实则是快递员待遇不理想、工作压力大以及用工制度不完善所致。
  年底辞职普遍吗?
  上周,与记者已经打了有大半年交道的圆通快递员小谢在收取了快递后,对记者说:“姐,下次你直接打公司电话下单吧,我合同到期了下周就不做了。”
  临近春节,小谢所在的快递网点已经少了一大半的人,小于告诉记者,“有几个同事以‘早点回家’为由,赶在春节之前不干了,其实是因为年底活多、人少,特别累。”与小于有着类似想法的快递员并不在少数。
  一线快递从业人员流失率高,供不应求。劳动报记者了解到,临近年关确实很多快递员提前离职回家,给快递派送工作带来了诸多不便,而且离年关越近,将会离职的快递员也会越多,有可能会导致网购的年货送达没有以前那么顺畅。而且这种不顺畅还将延续到年后的一段时间内。例如春节后,快递因为缺少快递员导致很多站点大量积压快件无人派送的情况也时有发生。
  他们为什么离开?
  小于原来在安徽老家的一家汽车维修店做“小工”,2015年春节后,在发小的鼓动之下来到上海。“入行门槛低、月收入过万、干好了还能当个小头头”,怀揣着对未来美好憧憬的小于,成为百万快递配送大军中的一员。“底薪3000元,每送一个快递有10%的提成。”小于告诉记者,入职第一个月4000多元的收入,让他很是兴奋。尽管每天要起早贪黑,但是小于觉得还是很值得的。“毕竟在老家做‘小工’,每个月只能拿1000多元的工资。时间长了,大客户多了,收入会更高。”
  然而,干了几个月后,逐渐摸清“行情”的小于发现,现实远非他想象中的那么美好,自己的收入与付出的汗水不成正比。“月收入过万的快递员不能说没有,但是绝对是少之又少。”小于告诉记者,“要么是一些干了好多年的业务员,他们手里有很多大客户,要么就是网点的承包商。对于我们这种新入行的菜鸟来说,干得好的可以拿到五六千。我所在的片区,大客户都被开发得差不多了。”
  特别是“双11”期间每天几乎都要工作十几个小时,这让小于大呼“吃不消”。“派件量是平时的2倍多,从早上6点至少要忙到晚上9点钟。”
  小于告诉记者,与大多数快递员一样,公司没有和他签订正式劳动合同,也未缴纳各种社会保险,只是上了一个意外伤害保险。在小于看来,这更多的是公司的一种自我保护行为,业务员一旦出了事儿,可以把赔偿责任推给保险公司。巨大的心理落差,加之社会上对快递员这个职业缺少必要的尊重,让小于们萌生了退意。
  闲聊间,记者问道:“过完年还回来吗?”小于不假思索地回答:“应该不回来了。”  企业如何留人?
  每当春节临近,快递企业开始想方设法留住快递员,加薪、调休、增加提成比例……然而即便如此,据不完全统计,基层快递员的流失率一直在70%左右。
  究其原因,企业仅靠春节、“双十一”等特殊节点“临时抱佛脚”提高员工待遇恐怕不能够解决根本核心问题。其实,小于们的要求很简单:与付出相匹配的薪金、必要的社会保障免除他们的后顾之忧,通畅的职业上升通道,让他们能够快乐工作。
  目前国内市场的主流快递企业已经开始有意识保障一线员工的权益。近日,菜鸟物流联盟在浙江桐庐召开了年度会议,马云提出的2018年菜鸟联盟将致力于提升快递员待遇,给快递员更多尊严的观点得到了联盟成员的支持。
  这个春节,为了帮助和奖励坚守岗位的快递小哥,菜鸟网络宣布将发放最高每人3000元的团圆基金,支持他们将家人接到身边过年;京东发布“我在京东过大年”活动,在春节值守的快递员可申请每个孩子3000元,最多6000元的来沪团圆补贴。此外,完善的用工制度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京东、苏宁等分别承诺,与一线快递员签订劳动合同,保证规范用工。
  无论如何,快递企业要免受“用工荒”的病痛折磨,升级服务的同时完善行业用工制度、善待一线快递职工是企业必答之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