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便民信息 > 民生 > 社会治安 > 正文

闵行公安发布安全指数 用大数据为居民绘“防盗锦囊”

发布日期:2018-01-09 10:13:18   来源: 中国上海

  2017年闵行的治安状况如何?全区一年有多少“110”报警?数十万计的报警记录中又蕴含了哪些信息?昨日下午,闵行公安分局以一场“数据大餐”刻画了全区不同区域的治安状况。

  公安公布的一份问卷调查显示,曾经最被居民诟病的“入室盗窃”已经很少被提及,盗窃电瓶车成了闵行市民在工作生活中遇到较为显著的安全问题。

  为此,闵行公安在利用“大数据”深度挖掘犯罪团伙作案特征,持续保持高压打击态势的同时,结合年前犯罪形势,给出了一份详实有效的“防盗锦囊”。

  用大数据挖出盗销团伙

  “在2017年所有因盗窃电瓶车和电瓶被刑事拘留的嫌疑人中,有犯罪前科的占60%,有盗窃‘三车’(指自行车、电动车、摩托车)前科的嫌疑人占54%,嫌疑人重复犯罪率很高。”闵行公安分局刑侦支队政委李朝晖告诉记者,这类案件的案发率居高不下,且极易回潮。“这种案子虽然案值不大,但案发率高、受害者多,严重影响了居民群众的安全感,警方将持续保持高压打击态势。”

  在盗窃“三车”类案件中,销赃是不可缺少的环节。2017年年初,闵行公安开始着手分析抓获盗窃“三车”及销赃人员的社交关系。结果显示,其中在相对固定区域作案的人群中,竟有6成相互认识,并且知道对方正在从事这种犯罪活动。

  “这说明,偷盗‘三车’和销赃人员,已经形成了松散又稳定的圈子。”李朝晖表示,针对盗窃“三车”类案件出现组织化、专业化的特征,警方也从个案打击转变为侧重对“盗销”全链条团伙的打击。

  为此,闵行公安从“110”报警记录入手,除作案时间、地点、手法外,扩展比对条件,全面整合各类勘查、侦查和审讯过程中的线索、数据,多维度提高“犯罪活动特征”的感知能力,深度挖掘作案人群之间的关联信息,进而可以从一起案件挖出一个犯罪团伙,甚至多起案件。

  2017年,闵行公安共串并侦破“盗抢骗”案件638起,打掉“盗抢骗”犯罪团伙57个,全区盗窃“110”报警数更是较2016年下降了52.5%。

  记者注意到,2017年,闵行公安刑事拘留“盗抢骗”犯罪嫌疑人,占刑事拘留人员总数的55%。也就是说,每刑拘2名犯罪嫌疑人中,就有1名是“盗抢骗”犯罪嫌疑人。

  “零发案”小区涨至436个

  发布会上,闵行公安还公布了一份数据:在3000份问卷调查中,有52%的居民认为,盗窃电瓶车是目前在闵行的工作生活中遇到较为显著的安全问题。与2016年不同的是,曾经最被居民诟病的“入室盗窃”已经很少被提及。

  近年来,闵行公安会同区综治办通过公布“最受小偷欢迎社区排行榜”等一系列数据后,引导社区开展群防共治,人防、物防、技防设施不断完善。记者了解到,闵行全区“零发案”小区从2015年的115个,到2016年的347个,再到2017年的436个,安全在不断延续。

  此外,在拥有4.5万居民、上海单体最大的社区上海康城里,小区保安主管齐国财告诉记者,一旦发现可疑人员,他们可以在1分钟内完成启动预案到出口封锁的全过程。今年全年,他们已经配合社区民警抓获十余名盗窃嫌疑人。

  安全数据加“武力值”因素

  闵行公安在公布安全数据前解释称,2017年下半年,在以盗窃案件的发案率、破案率为主要指标计算指数的基础上,闵行公安增加了一个“武力值”的因素。

  “很多的打架事件容易引发后续的案件发生,所以我们计算了报警‘打架斗殴’在各个街镇的分布,发现某些区域的‘武力值’还是很高的。”从闵行警方公布的“各街道武力值排名(打架案件数)”中,记者看到,每千人打架案件数最高的街道为浦江镇,案件数值为5.2,排名第二低的街道是马桥镇,每千人打架案件数为2.7。

  记者注意到,在加入“武力值”因素后,闵行全区最安全的五个街镇分别是:马桥镇、梅陇镇、虹桥镇、莘庄镇、古美街道。

  [防盗锦囊]

  3月、8月是案件高发月份

  发布会上,闵行公安还以数据形式向市民送出了一份“防盗锦囊”:一年中,3-5月,7-9月是各类案件高发季,峰值分别出现在3月和8月;一天24小时中,交通事故报警最高峰出现在早8点和晚6点,纠纷打架报警高峰出现在上午10点和下午3点,而扒窃类案件报警高峰时间在下午6-7点。

  以上三类报警,发现时间与报警时间十分接近,所以这也是案发高峰时间。而入室盗窃与盗窃“三车”的报警高峰时间则与案发时间有一定距离,但通过现场勘查推断与嫌疑人交代的时间比对,认为黄昏是普遍的案发高峰时间。

  除了时间上的研究分析,闵行公安还将盗窃“三车”案件与案发地点做了比对分析,最后结合案发高峰时间,以及地域类型给出了一份时间、空间立体对应的防盗地图和防盗时间表,作为安全产品送给居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