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便民信息 > 民生 > 其它 > 正文

爱心人士愿提供场地助“爱·咖啡”重新开张 创始人希望新址选在交通便捷、白领集中的商圈

发布日期:2018-05-10 10:39:29   来源: 中国上海

  静安公园内8号一楼的“爱·咖啡”一开业,因其帮助自闭症患儿走向社会的实践备受关注,然而这家“孤独咖啡馆”开门仅半月却骤然关门。日前,“爱·咖啡”门口贴出了一张公告:“自闭症社会实践基地因故暂停。我们目前正在积极努力寻找新的场所,争取早日恢复运行。”

  这个由一群自闭症少年负责制作咖啡的公益咖啡馆(见晨报4月20日A8版报道《星星的孩子会做咖啡了,你有故事吗》)面临无处可去的窘境。“爱·咖啡”所在的静安公园8号楼目前整体被上海景鹄集团有限公司租用,该公司决定收回场地使用权。此前双方并没有签订任何场地使用的协议,该公司表示需要一楼大厅举办其他活动。

  昨日,“爱·咖啡”创始人曹小夏就场地被收回向晨报记者表达了遗憾,她说:“我们原本希望对方能够宽容一段时间,让我们能够去找新的场地。”而上海景鹄集团有限公司昨日也首次向晨报记者作出声明,称:“由于沟通缺失,并没有把程序规范与合作细节付诸于纸面,最终给企业与‘爱·咖啡’双方带来了困扰。我们正发动周围爱心人士一起,全力协助‘爱·咖啡’寻找新的场地。”

  爱心咖啡屋暂时关门了,但不少热心人士表示愿意提供场地。对此,曹小夏倍感欣慰,表示会积极与相关方接触,尽快让“爱·咖啡”重新开张。

  自闭症少年首次独立上班

  15岁的天天独自乘坐45路公交车到达静安寺站后,穿过人来人往的十字路口,走过熟悉的静安公园的一片小树林,直达“爱·咖啡”咖啡屋。这天是5月7日,天天第一次独自踏上上班的路,他并不知道当天也是“爱·咖啡”运营的最后一天。“乘坐45路公交车,就能从家里到上班的地方啦!”看到天天一个人来到咖啡馆,志愿者李雯婧便问起他的情况。天天告诉李雯婧:“姐姐,我自己来的!我妈妈相信我能做到,你看,我真的可以!”

  即便对于一个15岁的普通少年来说,独立出行时父母也要反复叮嘱,而对于15岁的自闭症少年,天天更希望自己有独立的表现。毕竟,每天上班的这条路,不仅让他找到了自信,更是爱上了这份“工作”。

  熟门熟路地来到“爱·咖啡”,天天立马换上了工作服。天天说:“穿上这身衣服,我感觉自己特别帅气。”

  一个小时后,天天的妈妈来到咖啡馆,看到儿子正在为一个顾客端咖啡,还热情地询问“好不好喝?需不需要续杯……”天天妈妈说:“原本我打算陪伴孩子一辈子,如今,他居然能够独立出门,还很有责任感地工作,真的很欣慰。”

  “妈妈,我能不能一个人下班回家?你放心,我认识路。你看,我上班路上就很顺利。”天天的提议,得到妈妈的允许后,他立马放声大笑。

  当天虽然是咖啡馆在静安公园运营的最后一天,但自闭症少年和他们的家长们却并不知情。创始人曹小夏说:“因为还没有找到新的合适的场地,说出来怕孩子们难过、失望。”

  闭馆让孩子们无法接受

  在“爱·咖啡”微信工作群里,志愿者最终发了电子版公告。这群自闭症少年第一次被正式通知,咖啡馆闭馆后需要停业一段时间,目前正在寻找新场地,这段时间不能去上班了。

  昨日,记者看到了微信群里自闭症少年的留言。元元说:“我的工作服寄放在咖啡店衣橱里,千万要帮我收好别弄丢了。”天天说:“周五是我当班,现在不能去了,心里好难过。”政政说:“我只上了两次班,咖啡店就要关门了……”还有不爱说话的凯凯也发了非常难过的表情……

  很多家长对突如其来的状况有些难以接受:“在这里孩子真的很开心,也找到了人生的价值感。突然说闭馆,怕孩子很难接受……”

  志愿者们在群里不断鼓励孩子们。李雯婧在群里发了这样一段话:“‘爱·咖啡’一直都会在,因为我们都很爱、很爱你们,只是我们要换一个更好的地方。这段时间我们不能松懈,依旧要在家训练咖啡制作的流程,等我们咖啡店搬了新家,会有更多的哥哥姐姐光临的哟……”

  昨日,原本是政政去咖啡馆“上班”的日子,其依旧早早起床,穿好了衣服,但最终却呆呆地坐在家里,他说很想去咖啡馆。妈妈对政政说:“没关系,会找到新的地方让你去上班的。”天天也反复问志愿者姐姐:“明天不能上班,那后天呢?大后天呢?我们咖啡馆的场地搞定了吗?”

  昨日下午,记者在静安公园内已经关门的“爱·咖啡”门前看到,依然有很多慕名而来的志愿者和顾客,他们仔细看了闭馆的公告,还不时发出惋惜的感叹:“我第一次来,就闭馆了……”

  场地方:以为是短期项目

  静安公园8号楼一楼是自闭症咖啡馆所在的位置,但这幢三层楼的建筑目前整体被上海景鹄集团有限公司租用。

  昨日,上海景鹄集团有限公司向晨报记者透露,双方并没有就为长期开设自闭症咖啡馆一事达成任何口头或书面协议。中间有一位熟悉双方的公益人士起了牵线搭桥的作用。该公司与中间人已经合作了一年多,也就是中间人负责一楼装修费用,同时具有短期活动使用场地的权利。目前,该公司已经和中间人解除了合作关系。

  景鹄集团品牌营销总监季洋霖表示:“自从4月自闭症咖啡馆启动以来,我们没有得到任何消息,这是一个长期的项目要落地,我们一直以为这是短期的阶段性的活动。”季洋霖强调,“正因为我们一直以为这是短期的公益活动,所以没有考虑协议和相关手续等问题。”

  季洋霖表示,因为静安公园8号楼所处公园内,公园有相关规定,给游客提供食品,必须要有食品安全许可和经营许可。此外,自闭症少年本身是限制行为能力的人,安全问题必须要考虑,这也是最重要的问题。

  据透露,5月2日,季洋霖和曹小夏第一次见面,也就是对该项目的长期落地问题进行商讨。季洋霖表示,这是她第一次对咖啡馆有了全面的了解,也颠覆了她对咖啡馆短期营业的认知。“为了确保咖啡馆4月的运行,我们把自己的活动挪到了5月。”季洋霖说,“我们还提出了一个应急预案,也就是到5月底之前,每周协助一次咖啡馆的活动,但对方并没有答应,可能觉得和他们的定位不符。”

  曹小夏对于突入其来的情况也很吃惊:“虽然我们并没有谈拢长期合作的事宜,但我们提出希望公司能够给予一段过渡时间,也就是几个星期去找新场地。我不希望让孩子、家长们感觉是被‘赶走’的,而是‘迁走’的。”

  希望选在交通方便的地方

  昨日,新闻晨报公布“爱·咖啡”关门的消息,不少热心人士也通过晨报表达了愿意提供场地的意愿。其中中山公园、昌平路附近的热心人士表示要与“爱·咖啡”进行接洽。

  “爱·咖啡”关门的消息也引起一些政府部门的关注。静安公园所在的静安寺街道方面获知消息后,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街道没有自己的场地,有些爱莫能助,但可以帮忙留意一下相关合适的地点。

  对此,曹小夏表示感谢,并打算和团队一起与愿意提供场地的爱心人士接触。“我们的自闭症孩子住在上海各个区,最远的有松江来的,因此,希望能够选择在交通比较方便的地方。”曹小夏说,“我们的孩子刚刚熟悉了从家里到咖啡馆的路,有的甚至能够独立来上下班了,现在最希望能够在孩子们熟悉的区域附近。”

  同时,考虑到咖啡馆是中午时段营业,曹小夏表示,最好位置能够在白领比较集中的商圈,这样自闭症少年能够更多地与年轻人接触,白领也可以利用午休时间做公益。

  其实,从5月2日起,曹小夏就在为新场地奔波。静安公园对面的久光百货经理俞德勤得知这一情况后,当即联系了该商场内OHCafe,负责人当即表示孩子们可以来他们这里做咖啡,久光百货负责人也表示愿意承担孩子们咖啡制作费用。

  对于久光百货的热情邀约,曹小夏还是婉言谢绝了。曹小夏说:“很多人都觉得孩子找个场地做咖啡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但实际上,对自闭症少年来说,他们需要比较开阔、相对独立的场地。在商场正规的咖啡馆里,需要正常营业,我们这些孩子可能会影响顾客。”